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列表



黑幕?我们去《演员的诞生》现场一探究竟

时间:2017-12-28 12:24:14来源:网络 作者: 圣安娜娱乐城官网
       从最初不被看好却在吐槽声中把“演员pk演技”模式做成了时下热点。再到声名正隆,却因为参与嘉宾袁立的内部反水,遭到舆论铺天盖地的质疑。

  从没有一档综艺像《演员的诞生》一样,短期内经历过如此大起大落过山车般的口碑周折。在深陷“投票作假”、“晋级黑幕”等红黑掺杂的舆论旋涡之际,《演员的诞生》节目组邀请了全国多家媒体参与了最后一期决赛的录制。

  这是节目组早有的录制计划也好,是应对“舆论危机”的应急公关也罢。的确很适时地给了媒体一探究竟的机会。演员晋级是否存在黑幕?投票器是不是假的?导师是否存在私心?关于这些问题,或许就能在现场找到些许答案。

  投票、表演、点评

  我们所见的演员现场

  《演员的诞生》的录制场地位于浙江绍兴柯桥的某体育馆内,除了在节目上看到的表演、评选的第一现场之外,每期节目演员晋级后和导师进行影视化表演的第二现场其实也在这座体育馆内。因为决赛阶段不再有影视化环节,第二现场变成了媒体的候场休息室。

  来自全国五十家媒体的记者们,除了来探班见证录制过程之外,还有一项特别的任务:担当媒体评审,为演员投票。

媒体区媒体区

  最后的决赛分为上下半场两天录制,上半场为六进三的两两PK,晋级的三位演员根据男女比例,确定最终决赛的表演剧本,三选一决出总冠军。

  赛制并不复杂,但因为新加入了媒体评审,还是让整个晋级机制有了很大的不同。在之前的节目中,刘烨[微博]、章子怡[微博]、宋丹丹[微博]三位导师每人拥有50票,12位业内评审团每人代表10票,而现场300位观众评审则是每人代表1票。

  决赛阶段,现场的观众的构成变成了260位普通观众和50位媒体,一人代表1票,三位飞行嘉宾一人代表50票,十二位业内评审依旧是一人代表10票。而最后的总决赛,只有观众和媒体才能投票,也就意味着冠军将直接由观众和媒体票选产生,而这也变相规避了所谓导师保送、内定的可能。

  因为需要投票,媒体们也有了压力。第一天的录制原定从下午两点开始,在候场了两个多小时后,小浪终于进入了传说中的“演员诞生之地”——第一现场。

  导师和嘉宾还没入场,现场导演在录制现场观众的部分,他在一遍遍引导观众的情绪,“开心一点”、“鼓掌欢呼在热烈一点”……观众们在他的调度下,做出不同的情绪。提前录制观众反应,是不少棚内综艺惯用的方式,观众的临时反应不可控,为了避免错过,一般都会提前录好开场和过场的观众反应。

  现场观众还是很热情的,尤其是刘烨、章子怡、宋丹丹一入场,现场的气氛立马就被点燃。和节目中严格专业的导师形象不同的是,章子怡在私下更轻松活泼,每次进场都是蹦蹦跳跳,时不时地转过椅子和后面的观众互动。甚至还把面包送给了后排观众,此举当然颇合现场观众之意。

节目录制前节目录制前

  而作为一名现场观众加评审,小浪录完节目最大的感觉只有:艰难。

  首当其冲是时间上的难熬。两天的录制,第一天从下午四点录到了晚上近12点,一共录了8个小时。第二天从晚上7点左右开始录制,录到了晚上1点左右,一共录了6个小时。而且为了防止偷拍泄密,观众进摄影棚前会进行安检,手机等电子设备无法带入现场,使得录制显得尤为漫长。

  这也让我们不得不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舞台,当然现场舞台剧式的表演还是很吸睛的,尤其是到了决赛圈,六位演员都非常有实力,竞争对抗的感觉也在升级。而这也意味着表演如果有一点瑕疵,在这种环境下会显得尤其明显,很容易就会被现场观众捕捉到。

  但媒体席离舞台大概有几十米的距离,想要看清演员的表演细节其实相当困难,甚至因为站位问题,有些演员的表演都是背对着媒体席,根本无法看清演员的表情。

  此前宋丹丹在淘汰辛芷蕾后曾在微博上向其道歉,称在台下没看到她表情上的表演细节,而没有将票投给她。这种矛盾确实存在,小浪事后问询了身边的媒体评审,得到的大部分答案都是“离舞台太远,看不清演员的脸”、“不如看电视来的清晰直接”、“如果在媒体和观众席前设置一台电视机放大演员的表演会更好”……而这也导致了我们只能通过几位演员在现场表演中呈现出的台词能力、肢体动作、整体气场等方面来判断好坏。这些因素都是评价表演的很重要标准,但能否做到绝对客观?其实小浪也没有办法百分百保证。投票的时候,不少媒体都很纠结,但唯有遵从现场当下最直观的感受“follow my heart”。

  至于很多人关心的投票是否公正问题,小浪在现场也有了直接体验。此前有网友微博爆料《演员的诞生》的观众投票器是假的,无法进行投票。但事实上,我们在现场看到的投票器确实是真的,而且这两场录制节目组特地请来了两位公证员,在他们的监督下,也不存在机器造假的问题。

  现场对于观众的投票相当严格,如果有出现机器失灵或者观众未投的情况,主持人伊一会在现场直接点名哪个号码的观众未投,并让他们当场作出选择。而据节目组解释,这是为了260位观众投票全部有效。

  但投票阶段让小浪印象最深的是,尽管观众加上媒体一共有310票,但三位飞行嘉宾每人50票、业内评委每人10票的设置让比赛结果很是微妙。在上半场的三场对决中,有两场投票几乎是碾压式的,甚至出现过双方比分拉开三倍的差距。曾有三位飞行嘉宾的150票和12位业内评审中的11位的110票都投给了同一位演员,这种巨大的比分优势,在某种意义上也让观众和媒体的投票显得无足轻重。这种“尴尬”的情况到了第三轮pk的时候有了掰正,而这也是因为有导师实在看不下去了,发声提醒三位飞行嘉宾应该稍微“让比分充满一些悬念”的原因。这种“尴尬”在下半场最终决战中得到了避免,因为只有媒体和观众才有投票权,而每人一票的选择权,也让冠军的诞生更有悬念更公正。

录制现场凌潇肃休息室录制现场凌潇肃休息室

  而我们也在现场切身感受到了那些演员口中的“魔鬼赛制”,六进三两两对决,选出三人进入总决赛,表演同一出戏剧决出胜负,总决赛的剧本选择充满了随机性,取决于进入总决赛三位演员的男女比例。第一天录制结束已经将近12点,三位演员才拿到剧本,第二天就要上台表演,而且是决定胜负的总决赛,时间紧压力大,三位演员几乎都没睡排了一个通宵,这种赛制确实相当残酷。

  章子怡哭了 宋丹丹怒了 伊一慌了

  无处不在的“澄清”焦虑

  在大体梳理了整个录制过程后,录制现场还是有几处有意思的细节令小浪印象深刻。

  在节目录制之前,所有媒体都签了份声明,确保自己投出的每一票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而非节目组干扰和授意。

入场前观众媒体签订的协议入场前观众媒体签订的协议

  第一天的录制现场,在正式开录之前,导师进入现场后通常会寒暄两句,以呼应观众的热情。而宋丹丹第一反应是语带调侃地和观众开玩笑:“现在网上可多人骂我们了”。

  而这种对“网络舆论”的焦虑情绪充斥了这两天的录制。第二天录制时,媒体需要上台投票,在台下列队准备时,恰巧碰上准备返场的宋丹丹。她乘机开始和媒体唠了几句磕,内容离不开“舆论”,内容大体为希望媒体看完现场后,回去能多传播正能量。而陪同的工作人员则向媒体透露,因为网络上的一些谩骂,宋丹丹已经哭了好几天,甚至都没来彩排。

  这在章子怡的“拉票宣言”中得到了印证。因为决赛环节的选手都是以战队的形式进行对抗,导师特增了拉票环节,而章子怡在拉票时说着说着就哭了,原因同样是因为网络舆论,“过去一段时间我们非常想说话,但是什么都不能说”,她哽咽着澄清导师们做这档节目都不是敷衍,都是因为真爱这个舞台。

宋丹丹 往期节目图宋丹丹 往期节目图

  宋丹丹说的更加直接,她提到了最近在网络上遭到了舆论暴力,令她深受其痛,甚至她一改点评时的霸气犀利,转而是建议年轻演员要有面对舆论的坚强。

  可见在袁立抨击节目组后,掀起网络舆论的质疑对整个《演员的诞生》节目组的影响。

  这种凝重的情绪在这两天的录制中一直挥之不去,主持人伊一甚至代表了浙江卫视[微博]给因节目遭到质疑和谩骂的导师、嘉宾说了对不起。

  这种“想要证明自己真实”的焦虑情绪还反射体现在一些小细节上。投票环节有几位观众没有投票成功,伊一显得颇为紧张,不停催促观众投票,甚至忍不住好几次强调“请相信我们从第一期到现在都是公平公正公开”。

  不知是否是因为受到网络舆论的压力影响,此前颇为犀利毒舌的业内评审在总决赛中显得颇为的温和谨慎。

  一个有意思的插曲则是,在下半场录制时,在三选一产生冠军的局面下,虽然业内评委没有投票权,但他们被要求每个人都要发言,而且他们在点评的时说的都很笼统,并没有明确表示孰优孰劣。

  示弱并喊话“网络暴力”、不断强调的“公平真实”、深怕遭到误会的小心翼翼……这是在节目正常流程之外,《演员的诞生》录制过程中,小浪最深刻的体验。


相关的主题文章:
https://s22.cnzz.com/z_stat.php?id=1264567908&web_id=1264567908